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军装的博客

不爱红装,爱绿军装!!!

 
 
 

日志

 
 
关于我

无论来自天南海北,让军营处处充满和谐,无论兵龄是长是短,让心与心彼此相连,无论肩上是星星还是枪,让警惕保持永远,无论岗位特殊还是平凡,让奉献永不改变。

网易考拉推荐

千年白狐的前世今生(绿军装转载)  

2007-07-06 10:17:40|  分类: 绿军装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住在位于临安城内的水月楼,水月楼的花魁红娘水含兮便是我。

  我刚到水月楼的时候,并不知道什么叫美。后院厨房里打杂的小翠,不甚白的脸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鼻头上几粒雀斑,我觉得她很美,一笑,雀斑都似在欢快的跳动,常常看她看的出了神。再后来,我从那些男人看我的眼神和他们嘴角留下的诞水我知道了我是一个可以令他们神魂出窍的女子。

  初到水月楼,我什么都不懂,不过,只学了一个月,琴棋书画我便样样精通,作词赋诗更是随手拈来,我舞令他们眩目,我歌必令他们沉醉。水月楼为我请来的老师这时皆已自叹不如,惊为天人。我心中嗤笑,我不是神,也不是仙,我是妖,一只已修炼千年的白狐。

  白狐一族统治着整个狐类,我是受尽万狐宠爱的公主,在我只知道嬉戏玩乐的这一千里,真的是无忧无虑。直到一个夜凉如水的晚上,一位白衣胜雪,面容冷漠的白衣女子飘然来到我的床前,我当时大惊,以我的修为,她居然可以悄无声息的到我身边,可我发现我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已不受自己的控制,我只有听她用冷如寒冰的声音诉说着我的前世今生。所以我知道了,我便是前朝那位美丽高贵,娇纵跋扈的高阳公主。白衣女子告诉我,你今生再世为人,任务便是“媚主”,以赎清你前世的罪孽,改朝换代便在你指掌之间。

  我真的不明白我前世到底犯下什么样的罪孽,需我今生来赎还,我更不明白我能有什么能力致使改朝换代在我指掌之间。可是当我出现在水月楼的大厅里,对水妈妈——水月楼的老鸨说我自愿卖身到此的时候所有的人眼中除了惋惜之外,更多的是嫉妒、羡慕和惊艳,在她们惊艳的目光中我知道了自己的价值,于是我莲步轻移,走上水妈妈为我安排的阁楼。白衣女子说我完成任务之时便是我位列仙班之日,我只盼早日完成任务,我不做仙,只想做回自由自在的白狐。

  一月后,我的青楼生涯正式开始,一露面,便已名动京城,自此,水月楼门前车水马龙,王公贵胄在这里都被视为平凡人等。

  我只卖艺不卖身,虽千娇百媚却媚而不俗,更难得灵秀出尘,自有一份高贵气度,所以他们赠我绰号“含兮仙子”。男人就是这样,总是希望你打着贞洁的牌坊,却做着妓女的勾当。他们哪里知道,我本是前朝高高在上的美丽公主,是尽得山水灵气的千年白狐。水妈妈也依着我的性子,从不强我所难,可我知道她这样做只是为了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用最高的价钱卖出我的初夜。

  小翠为我挽起高髻,她现在是我的贴身丫鬟,她梳的发式总是酷似前朝宫廷妇女的流行发式,但是从来没有人觉得不妥。高髻上插着玉簪,这支玉簪通体碧绿,下坠两个水滴状的玉坠,是下山时白衣女子送给我的。我从来不佩带其他钗饰,只在玉簪旁边别两朵洁白馨香的茉莉。

  小翠望着我,惊羡不已。我也望着我自己,镜中的我虽肩背削如薄纸,且从来都以层层叠叠的素纱掩体,与高阳的丰腻圆润,彩装华服大相径庭,但我越来越相信我们本为一体。

  我已经听几位老人说过,高阳为太宗皇帝的第十七女,受尽太宗千般宠爱,后下嫁房玄龄次子房遗爱,本是富贵一生,人人称羡。谁知她生性风流,一次上山狩猎,与在山中译经的辩机和尚互生爱慕,遂呈鱼水之欢。结果才华横溢的辩机被处以腰斩极刑,而高阳在去哥哥吴王的封地益州的途中被高宗秘密赐死。

  我虽不懂爱情,却为高阳不值,但是次次午夜梦回之际必会心痛不已,醒来枕畔犹有泪痕。我知道这是高阳让我替她为辩机心痛,为她流泪。

  一天夜里,我辗转反侧,久不能寐,于是起身到窗前,窗外皎月如银,凉风习习,恍惚间又回到了山林中嬉戏玩耍的岁月。我一时性起,叫醒小翠跟我从后门溜出去,走上大街,白天这里人潮涌动,热闹非凡,夜里却寂静苍凉如水,处子一般的纯净安宁。我开心的笑了,这夜,多像我腾越跳纵的山林。

  一队人马缓缓行来,马蹄声划破夜空的寂静,为首的披着黑色斗篷,一身戎装,铠甲在月光下泛着银光。他走过我的身边又打马回来,冲我说到:“最近不甚太平,小姐锦衣夜行,恐有不妥,如无要事,还是速回家为好!”

  我看他眼中虽含有怒气,却灿若星辰。他高大魁梧的身影在夜色下让我感到安全和熟悉。那一刻我想我是知道了什么叫爱情,突然就懂了高阳与辩机深沉热烈的爱恋,因为我在那一刻,爱上了这个冲我大声嚷嚷的男人。

  第二天,水月楼 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是万圣之尊的高宗赵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除了我。因为我知道我肩负的使命,我知道我总有一天会见到他,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我透过面纱看着这位万圣之尊的皇上,看着这位我将完成的使命里的中心人物。尽管他已经尽可能的使自己看起来尊贵与矜持,但华丽考究的服饰依然掩盖不了南宋王朝日益衰败的落寞与凄凉。当我除下面纱盈盈下拜的时候他眼中的倾慕与所有见过我的男人没有任何区别,我知道,他已经是我的俘虏了。我用柔媚的声音道:“请准许水含兮为皇上操琴一曲。”一曲终了,高宗竟痴了,半晌才问我:“姑娘方才弹奏的是什么曲子?”

  “前朝玄宗皇帝李隆基梦游月宫后所作的《霓裳羽衣曲》”

  我看见赵构的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对于他来说,听到前朝创立开元盛世的君主的名号,肯定是一件极为不舒服的事,我却不以为然,我为高阳的家族里有这样才华卓绝的君主而高兴。

  傍晚,小翠打听到昨晚遇见的男子叫孟承轩,原是岳飞岳元帅的左膀右臂,秦浍为了削弱元帅的力量,奏请皇上将他调回京做了守城将军,难怪他一身正气,我果真没有爱错。

  每天夜里,我与小翠都会溜出去,装做偶遇的样子在街角撞见他,而孟承轩也由最初的呵斥变得渐渐习惯,似乎每晚都是专程在那等我一般。他会叮嘱我多穿件衣服,还亲自送我回去。我没有告诉他我住在水月楼,每次也只让他送到巷口,我第一次觉得水含兮这个名字是那么难以说出口。赵构日日必来听我抚琴,观我起舞,与我吟诗作画。没想到这高宗也自有几分才情,不似庸俗之人,与南唐李煜倒也有几分相似之处,可也终归免不了做亡国之君。有的时候,我看着赵构,不免心生凄凉,动了恻隐之心。赵构仿佛看出我的心思,眼里似有泪光闪动。

  一日,高宗突然下旨,召我进宫要册我为妃。我知道我“媚主”的时机到了,我的任务快完成了,可我心中却无半点喜悦之情。我想到孟承轩,想到我一只修炼千年的白狐来到人间,爱上了一位气宇轩昂,顶天立地的男子!我突然打定了主意。

  我孤身一人进宫,面对高宗,飘然下拜:“民女承蒙皇上错爱,深感荣幸,但民女有不得以的苦衷,还请皇上收回成命,否则,民女情愿一死!”遂拔下玉簪,对准胸口。

  我看到高宗由愤怒转为凄凉,脸色竟变的苍白,这个大权在握,依然可以呼风唤雨的男人仿佛突然苍老,用疲惫至极的声音宣告退朝。

  空荡荡的大殿只剩下我一人,我内心涌起深刻的悲哀,对高宗竟有些许的感动和不忍。高宗之于我,和我与孟承轩,何等的相似!

  我匆匆赶回水月楼,我必须为我的爱情做最后一搏。

  白衣女子在房中,我一点也不惊讶,我知道她会来。

  “你知不知道,你辜负了上天赋予你的使命?”她的声音永远冷如寒冰。

  “知道。可我爱孟承轩!”

  “人世间的情爱皆为虚空,有亦无,无亦有,最终不过是痴梦一场,你虽为异类,但有位列仙班之幸,怎么还窥不破这情爱二字?”

  “宋室王朝已是风雨飘摇,就算没有我,也注定灭亡。孟承轩是位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只是生不逢时,爱上他,即使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我亦无悔。”

  “不可妄用碧玉簪,这簪本为仙家之物,你是异类,簪一见血,必定令你魂飞魄散,永难齐聚。”

  “我欲与孟郎相守一世,否则不如魂飞魄散。”

  “你可知因你动情,已将宋室王朝的灭亡推后数百年,本已违逆天意,如今要再与孟承轩相守一生,不但难而且要夜夜承受锥心之痛!”

  “白狐心甘情愿,求仙姑成全!”

  “好一个心甘情愿,望你早日醒悟,好自为之吧。”白衣女子长叹一声离去了。 

  我披上艳丽华美的薄纱,长发挽成高髻,插上玉簪、金钗和步摇,如同高阳每天早上梳妆一样,我将眉毛画成她喜画的拂云眉,用深兰色在眼角处描出状似蝴蝶般翩然若飞。嘴唇的鲜艳欲滴。小翠近来的时候,我正在欣赏镜中的高阳,艳丽绝世的容颜,眼似秋水,肤若凝脂,丰满的胸与珠圆玉润的肩。高阳真是太美了,小翠看着我,如雷霆击中一般喃喃自语:“公主,公主,我是静奴啊!”

  静奴?!高阳的贴身侍女!我募然明白,小翠前世今生追随于我,竟生生世世见证了我的爱情,我抱住小翠,泪如雨下。

  我与小翠,不,是静奴来到孟承轩的将军府,他看到我时,亦如遭万霆雷击,我哭喊着扑进他的怀里:“孟郎,我的辩机!”孟承轩与我执手相望,泪眼朦胧中,前世今生已过千遍,我在他深情的双眸里,感受到的是孟郎对我,亦或是辩机对高阳生生世世的爱恋,我幸福的笑了。

  孟承轩决定与我隐居相州汤阴,这里是岳元帅的故乡,承轩说他已无颜见元帅,在汤阴终老一生,来世当结草衔环相报于元帅。

  孟郎,我的孟郎,他要放下忧国忧民的心跟我回汤阴是何等的艰难,可是,不如此,他又怎么能回报我生生世世的深情?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眼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元帅所作《满江红》犹如气冲霄汉,这是何等气概,何等志向。每当孟郎高歌之时,我便舞剑相和。

  孟郎爱我之心可昭日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孟郎,我即使夜夜承受锥心之痛也不曾有过丝毫的后悔。

  可是他眼中的忧虑又怎么能瞒过我,眼下奸臣当道,南宋王朝已是强弩之末,凭元帅一人已无力回天,何况这是天意,可我又怎么对他说出这一切?我感觉有一种不祥的征兆正快速袭来,日日看他食难下咽,夜夜承受锥心之痛,我虽有千年修为护体,但也感心衰力竭。

  我的预感没有错,传来元帅遭秦浍陷害,在大破金兵之时,被高宗十二道金牌召回临安,赐死风波亭的消息。

  孟郎仰天长叹,悲痛欲绝,我虽知这是天意,也不免为元帅伤心落泪,可怜一代忠烈遭奸人陷害,死在“莫须有”的罪名下。

  孟郎打听到有狱卒冒死将元帅葬于钱塘江门外九曲从祠旁,便对我说,不能让元帅埋骨他乡,他要接元帅回故里。我望着孟郎,年轻英俊的他朝夕间已老了许多,我虽为异类,也理解他与元帅父子般的感情,我敬重元帅,也敬重我的孟郎,我有什么理由再行阻止。

  孟郎抱住我,热泪滚滚而下,“含兮,我有幸得你真心,此生足以,此去凶多吉少,生死于我已是无谓,只是恐无法再与含兮相伴左右共度此生,我思之心如刀绞。”

  我粲然一笑:“将军为我流泪,为我心痛,对含兮又是百般珍爱,含兮纵死已是无憾!请让我为将军再舞一次《满江红》吧!”

  悲壮的歌声与激烈的舞姿组成苍凉凄绝的画面。

  秦浍正到处张榜悬赏缉拿孟承轩,我深知孟郎此去已无回还之日。我任由孟郎以他的方式用他的生命去成全他的忠烈。

  孟郎已走三天,我滴水未进。恍惚中我看见高阳的前世,乃是一清丽绝伦的小尼姑,满心虔诚,跪坐佛前,执卷诵经。刹那间,我如醍醐灌顶,小尼姑青灯黄卷,佛前跪拜一世只为高阳与辩机如昙花般短暂而眩目的爱情,而我在山中修行千年,夜夜承受锥心之痛也只换得与孟郎相守三月。

  我凄然一笑,拔下玉簪。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情爱之于我,比锥心之痛更甚,生生世世受尽轮回之苦,却无法得到白头不相离的结局。含兮,寒心是也!我情愿魂飞魄散,也不愿我的孟郎来世再为情所苦,玉簪深深的插进胸口,已无血流出来。心已死,又怎会有血。

  这就是我——一只千年白狐的前世今生。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